腐文 > 耽美 > 孤啸绝岛 > 分卷阅读73
????孤啸绝岛 作者:大醉大睡

????分卷阅读73

????孤啸绝岛 作者:大醉大睡

????却有心无力,谁知隐藏在暗处的彭孤儒为一己私心,悄悄跟上潘子云,替上官伍杀人灭口。

????潘子云凭借他半年来的武功进境,从那一流高手手下逃脱,可惜后来被困死在万松谷内。

????他临死前用短刀刻下的,并不是杀害他自己的人,而是上官叁的遗言――天罚派上官伍弑兄。

????铁蛋迷茫地看着墓碑,良久,眼圈开始发红:“总觉得……难以置信。潘大哥对人总是冷冷淡淡,但也经常悄悄帮人的忙,而且他心里其实很老派,总是叫我不要在江湖上瞎混,趁着年纪小多读点书,那神态,就像卢龙城里的老秀才一般。听说他父母都是读书人,只不过过世太早,否则也许他早就搬到别处去念书了吧……”

????铁蛋揉揉眼睛,终于注意到墓碑上潘子云旁边的另一个名字:“奚愿愿就是潘大哥的妻子?她已经过世很多年了吗?”

????墓碑之上,奚愿愿的名字经过风霜侵袭,已经圆润模糊了些许,新刻的潘子云三字却还锐利而清晰。

????季舒流将铁蛋推上马,转身爬上一言不发的秦颂风的马:“走,我带你看一样东西。”

????三人转马向北,进入英雄镇附近的槐树村,悄悄从后门跳进苏宅。

????苏宅后院里还有当初季秦二人与扮成奚愿愿的潘子云动手留下的痕迹,而今物是人非。

????“我认识这里。”铁蛋道,“这是《逆仆传》里说的苏宅,听说一直闹鬼,我早就想来看看了,但我爹怀疑里面的‘鬼’身负轻功,是江湖中人,不许我前来打扰。”

????季舒流道:“《逆仆传》里,有一个仆从姓原名西,他的故事,应该就源自奚愿愿。”

????“啥?”铁蛋瞪眼,“潘大哥的妻子是原西?是男人?”

????季舒流道:“奚愿愿自然是姑娘,但写成故事的时候,总有改动之处。”

????铁蛋挠头片刻,忽道:“难道潘大哥也是《逆仆传》里的人物?他是哪个?”

????季舒流打开潘子云放置苏门余孽骷髅的那间书房,厚重的尘埃扬起,铁蛋打了个喷嚏,季舒流却已屏住呼吸,打开墙上的暗门,抽出潘子云的草稿。

????“这就是你潘大哥的遗物。”

????铁蛋是认识字的,只不过认得不多,而且不大认识手写的潦草字迹,他费了好大的力气,眼神一点点从迷茫转为震惊,最终小心地用衣袖擦掉桌上的尘埃,将草稿放在桌面,蹲下去嚎啕大哭。

????他那么想结识的人原来一直都在他身边,还悄悄地关心着他,但当他知道这一切,却已阴阳永隔。

????季舒流等他哭声渐低,开始给他讲潘子云、奚愿愿和苏门那些尘封的往事。这些事,他也是在这间屋子里听来的,那不过是数月之前,那时候潘子云还活着,还很想死。

????他这一生,竟是在求死中活着,在求生中死去。

????铁蛋一边听一边擦眼泪,听完整件事,一站起来就晕头转向,季舒流和秦颂风一边一个扶着他,才把他扶回马上。秦颂风怕他头晕跌下去,坐上他的马小心保护。

????铁蛋一路沉默,即将进入英雄镇的时候忽然问:“那《逆子传》又是怎么一回事,潘大哥认得里面的那个姐姐,也就是实际上的哥哥吗?”

????“不认得,”季舒流立刻道,“都是路人。”

????秦颂风把打着蔫的铁蛋送回鲁逢春哪里。鲁逢春也发现儿子状态不对,疑惑地去摸铁蛋至宝一般捧在手心的那叠书稿:“这是啥?”

????铁蛋赶紧闪开:“别碰!这是潘大哥的遗物,以后我不乱打架了,我要听潘大哥的……遗愿,好好念书。”

????鲁逢春一愣,想去追问季秦二人其中真相,秦颂风却挽着季舒流的手臂施展轻功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没拉灯了,很想说这天晚上可以拉个灯。

????然而仔细想了一下,小季背后的伤不可以牵动,如果做攻的话,能用什么姿势,如果做受的话,又能用什么姿势?

????俺也不知道,所以能不能拉灯请自由心证00

????铁蛋的母亲详见第八章。

????☆、有死无二

????lt一gt

????再见铁蛋已是次年。

????季舒流两个弃武从文的学生去考举人,一个中了,一个落榜,但落榜那个也不着急,因为他还很年轻,有的是机会。他干脆回来帮季舒流带更小的学生了。

????于是季舒流有空随着秦颂风出来走一趟江湖,一路以武会友来到英雄镇。

????英雄镇里,《逆子传》依然被镇民津津乐道,没人知道那位何方人先生已经不在人世。

????值守的不屈帮英雄说,宋钢和宋老夫人搬到了附近居住,和铁蛋相处还算融洽,但深居简出,很少会见外人;鲁逢春和闻晨恰好去卢龙城买东西,明天才回来;铁蛋在外和几个小伙伴赌钱,也要等晚上才回来。英雄于是先把季秦二人领到铁蛋卧室隔壁的小厅里等待。

????小厅里居然放了书桌,桌上有笔墨纸砚,铁蛋在练字,而且这一年里练得有模有样。

????“他还说想要写戏,”那位英雄已经很有年纪,明显把铁蛋当成子侄辈对待,提起这孩子微露炫耀之意,“写了半天没写出来,自称阅历不够,要等长大几岁再去写。这小子,从小机灵!”

????过了一会儿,那位英雄有事离开,季舒流便拉着秦颂风的手走到桌边去看铁蛋写的字。晾在桌边的几张都是临的字帖,季舒流扫视一圈,忽然发现桌面一沓白纸最上面的那一张上有前一张纸透过来的墨痕,字迹隐约可辨,似乎并非任何字帖;桌边晾着的字帖里却找不到前一张,不知是被扔了还是被藏起来了。

????季舒流好奇,左手牵着秦颂风的右手,十指相扣不放,右手比着那些墨痕,缓缓念道:

????“俺这出戏,要说的是――斯人有情有义,举目无故无亲;世上有口难言,平生……有死无二。”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卷《洗罪愆》完

????后记

????人多的地方,才有江湖;撑起侠义之心的,却是英雄的孤胆。

????有口难言,是孤独;有死无二,是胆气。

????让并不孤独的季舒流和铁蛋见证这个故事,主要不是因为他们有胆气,而是因为他们的心足够柔软,听得懂那些无助的独白。

????有口难言,难的从来就不是“言”本身,而是说出的话被人听见,被人听懂。

????愿每个人的求助,都能被听见;愿每个人的一生,都消磨不尽最初的胆气。

????潘子云,奚愿愿,鲁逢春,闻晨,柏直,苏骖龙,蒋苇,仇凤清,上官判……再见。

????预祝新年好!

????下一篇文不出意外是个取名《硬碰硬》的武侠,人物和这一本无关。这一本是温柔vs温柔,下一本是野蛮vs野蛮。

????三次元太忙,新文日期不定,希望俺们早日再会!

????如果想要更新提醒,或者看看和本文相关的恶搞小段子,可以去找俺的微博,俺的微博也叫大醉大睡。

????恋耽美

????分卷阅读73